是誰在為中國農產品質量樹立自信?

很難想象——

曾經一身汗淋淋地蹲在千島湖邊搔首踟躕的鄭新立,

如今正領導著一個新三板掛牌企業,

而后者已經獲得農業部、認監委、國務院扶貧辦等政府機關的信賴,

并成為了許多農人為產品質量拍胸脯的資本。

天演維真創始人、董事長 鄭新立



    從一件假貨到國家科技部創新基金    


鄭新立出身于國防科大,研究生時做了許多防偽的項目,在2004年一次機緣巧合的飯局上,時任千島湖漁業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對他說,市場上已經出現了仿冒千島湖魚的贗品,現在需要一個防偽的東西。他給了鄭新立3萬元,要求鄭新立在千島湖待上2周,給出一個相應的方案,如果方案可行、合理,那么繼續合作、推進工作,如果方案未被采納,這3萬元也不需鄭新立返還。

鄭新立接下了。前三天,他百思不得其解,魚脫離水的時間只有稱重時短短不到5秒的時間,工人根本無法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在光不溜秋的魚上印防偽碼。


千島湖的魚


當時正值夏季,鄭新立僅有的幾件衣服又已完全被汗水侵透,于是在第四天,他打算到市場上買件汗衫。

說來也巧,當時街上正有一個衣服販子在給山寨衣服打標簽,就像打針一樣,一下一個。這一下也把鄭新立的思路給打通了。他想到盡管活魚很難把握,但魚鰭足夠堅硬,對于工人來說,在魚鰭上面打標簽是在稱重時就能同步完成的事。


千島湖有機魚標簽


這個想法最終得到了落地,并為鄭新立贏得了第一次農產品上的合作。

接下來,鄭新立帶著他的團隊——天演維真,為三門青蟹設計了防偽標識,而與水產業大范圍的合作也就始于這兩個案例。既然千島湖、三門灣可以,那么別的湖照樣也可以,于是團隊開始研習中國地圖,把電話打到了全國的湖畔,向當地企業或政府提供數碼防偽服務,最終都達成了合作。


天演維真服務的產品中水產類占比最大


當時,天演的客戶之一把天演推薦到了中綠華夏有機食品認證中心,當時中綠華夏也正苦于沒有幫助農產品進行防偽識別的技術支持。

鄭新立見到時任中綠華夏常務副主任李顯軍后,二話沒說,把他做的雞腳扣、螃蟹扣、防水扣等十幾個產品往桌上一擺,李主任也二話沒說,“就你做了”。

2007年開始,蘇丹紅、三鹿奶粉等食品安全事件層出不窮,這些并非是假冒偽劣產品事件,而是企業以次充好,為了經濟利益而不顧食品安全,鄭新立敏銳地覺察到,消費者需要的遠不僅是防偽,也需要食品質量安全的保障。


當年轟動全國的三鹿奶粉事件把食品安全問題推上了前所未有的風口浪尖


至此,天演維真開始研發農產品追溯的技術與數據平臺,打造出“天演縣域農產品質量安全追溯與監管平臺”,獲得了該領域首個國家科技部創新基金支持。

如今,天演維真產品已服務于全國各地省、市、縣政府、行業協會、龍頭企業,涉及農食產品認證領域——服務于國內外40余家認證機構、政府監管領域——服務于300多個縣域政府、品牌管理領域——服務于240多個知名區域公用品牌、企業內控與營銷領域——服務于12000余家龍頭品牌企業。



    以科學的態度,在最好的批隊里精益求精    


用鄭新立的話說,在全球范圍內,中國的有機食品追溯是最嚴格的,追溯單位已經精確到了最小包裝,并且供應商必須對每一批次都進行上報。另外,產品經過有機認證后必須有唯一的有機碼,若上架的產品標注為有機,卻沒有有機碼,則必須下架,并且對其認證機構進行處罰。同時,產品出現的問題都可通過有機碼追溯到相關的責任主體。

在中國,擁有與此同等標準與規范的商品只有一種——藥品。


 國家食藥監總局馬純良司長親臨天演維真項目地調研,畫面最右為鄭新立


而對于這樣嚴格的標準,天演維真不僅參與了其制定,還成為了標準執行的重要一環。如今,天演已為40余家國內外認證機構提供認證管理及產品防偽溯源服務,服務企業達7500余家,覆碼品達150億余件。

這種強大的信賴是怎么來的?

盡管有天演人提前告知我,鄭新立在交談剛開始的時候邏輯會有點分散,但是我能明顯感受到他的邏輯是十分清晰的。他會緊扣我的問題進行回答,并且在分點回答時絲毫沒有錯亂,當我越過某一邏輯點提問時,他會提醒我在弄清楚這個問題之前,要先把前一個邏輯點理清楚。


天演維真創始人、董事長 鄭新立


這也確實是情理之中——鄭新立在國防科技大學完成了研究生的學習,而他領導的天演維真則是一個名副其實靠科學與技術說話的公司。

根據鄭新立的原話,天演維真做的事情只有三件:保障品質、保護品牌、傳遞信任。

保障品質是其他所有工作的邏輯前提,也是天演工作的核心。在這個部分,天演會針對產品的全生命周期設計質量控制體系,包括制定質量標準與管控機制、搭建信息化的軟件平臺、用數據服務并指導產業鏈。


天演維真為贛南臍橙搭建的溯源信息采集系統


品牌保護則是建立在品質保障之上,為農業品牌保駕護航,這包括身份識別與產品質量信息。這不僅僅需要天演單方面的追溯,企業的內控與政府的監管都是必不可少的部分。

最終,天演在全過程中積累的獨有的經驗與信息為其賦予了極高的信任值,而這種信任將向外傳遞給消費者與第三方機構,降低其進行決策時出現的不確定性。


天演維真服務的認證機構



    贛南臍橙“傲視群橙”的底氣   

 

在合作過的所有地標產品中,贛南臍橙是最讓天演引以為傲的案例之一。

天演與贛南臍橙協會、贛州市果業局的合作從2009年就開始了。起初,很多企業并不理解為何要花精力去制定、遵守標準,也不理解花時間建立標識的意義,政府則花了很大代價克服內外部的種種障礙,承擔了絕大部分費用。

而當經過這一流程的贛南臍橙流入市場后,其價值就得到了體現。在湖南湘西龍山縣的一個貧困村里,我曾親眼看到過一個江西老板收了一大貨車的臍橙要拉回江西,我問他,這個橙子和贛南臍橙怎么競爭?他說,它們到了江西,就可以當贛南橙賣了。


即將成為“贛南橙”的湘西橙


顯然,他的“贛南橙”是不可能獲得協會認證的,而正是因為有許多無法得到認證的外地橙頂著“贛南橙”的名義進行銷售,貼著標識的真正的贛南臍橙才會擁有更高的價值,也能夠擁有一定的溢價條件。

也正因此,當政府從去年開始停止對贛南臍橙的補助時,企業與天演維真的合作積極性不減反增,用鄭新立的話說,這種意識的出現是“最難能可貴的”。



    讓消費者買得安心,吃得放心    

 

當然,保障品質的目的是為了讓消費者放心地吃到安全、自己認可的食物。

作為普通的消費者,可以通過天演的追溯,得知企業如何進行內控、相關部門如何進行審核與監管、第三方如何進行認證等等的詳細信息。


不信你掃掃


優質的產品離不開好的環境與質量控制手段,因此天演將追溯的重心放在了產品的生產環節。天演會根據企業遵守的相應標準為其設立管控機制,包括對來年土地的翻耕、開花結果的施肥、灌溉、病蟲害防治、分選及其后的儲存等等環節的核心風險管控點的管控,這一機制的設立方面能夠指導農業生產,一方面能夠將其行為記錄下來,并用數據證明并呈現給包括消費者、政府、認證機構在內的行為主體。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企業能夠更改自己的數據,但是更改行為也會被平臺記錄下來。同時,天演也在探索區塊鏈等其他前沿技術在農產品追溯上的有效利用空間。



    以企業之力,助國家之事    


鄭新立說,農產品追溯核心的不是技術,是機制。而如果沒有現有的機制,那么就需要多方協作來創造有序的生產與市場環境。

現下,為了響應國家2020年前全國貧困縣脫貧的號召,天演維真借鑒了國外公平貿易的理念與實踐,開啟了一系列消費扶貧項目。



我國許多貧困地區都是優質農產品的產地,而如果來自貧困地區的優質農產品的品質得到相關機構的保障,并流入市場,當消費者以合理、甚至較高的價格發生購買時,實際上就是一種社會幫扶。

想法成型后,天演維真走入山西臨汾的貧困縣進行了生產端的調研,并在杭州、廣州等經濟較為發達的城市進行了消費端的調研,得到了來自兩端一致的肯定與支持。

鄭新立向我描述了一個場景,消費者買了一個消費扶貧產品后,通過產品信息可以看到該產品是由某一地方的某一建檔立卡貧困戶種植的,盡管只是一兩行字的信息,但這樣一個場景卻把施助的消費者與受助的建檔立卡貧困戶點對點地聯系了起來,讓承載著此場景的產品多了些許暖人心窩的人情味。


消費扶貧信息化管理


最終,這樣一個推動公平貿易、助力脫貧、聯系城鄉及其居民的項目得到了國務院扶貧辦的支持。

于是,自2015年開始,天演維真聯合了許多機構起草、出臺了標準,用以界定、規范中國消費扶貧產品,并且制定了消費扶貧產品的評定細則,并在山西臨汾、貴州黔東南、廣東平遠三地的貧困縣進行了試點,都得到了相當好的反饋。

如今,天演維真發起了消費扶貧“百縣·千企·萬品”工程,截至目前已有來自全國12個省19個縣市的45家企業的近100類產品已經通過了消費扶貧產品認證。


消費扶貧專用標識


在我與鄭新立正式談話之前,他問我是否介意他抽煙,我毫不客氣地說了介意,他有點難為情,“我不抽煙說不出來東西”。最終為了同時保障他的邏輯思維與我的采訪體驗,他坐在離我一米多遠的窗邊,調開了空調,輕車熟路地點上煙,對我說了句,“小傅,你說吧”。

在那1個半小時中,他只抽了2根煙,起身為我斟了3次茶。因為我把天演的工作稱為“溯源”,他也在交談中把自己終日掛在嘴邊已成習慣的“追溯”改成了“溯源”。

唯一影響到對話的是窗外兩次列車經過的呼嘯聲,但我想這恰恰就是鄭新立與其領導的天演維真的完美寫照——懷著謙遜,破風前進。


是誰在為中國農產品質量樹立自信?


真正關鍵的是每一位農業從業者!



陕西快乐十分